CEO个性如何影响价值创造
作者:Joseph S. Harrison
2020-03-22
摘要:许多CEO似乎并不注重管理外界观感。但是,这会如何影响他们公司的市值?事实是,外界观察到的CEO个性特质,确实会对公司股票的波动性(也就是风险)与股东报酬率···

CEO代表着公司的外在形象。虽然有人可能认为,CEO的这个公众身份会让他的言行受节制,但仍有许多知名CEO的公开行为很反常。

举例来说,Paypal的彼得·提尔(Peter Thiel)就提倡要投资让人类长生不死,特斯拉(Tesla)的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也常常谈到要用核弹轰炸火星,甚至去年曾因为在播客(podcast)节目上和喜剧演员乔·罗根(Joe Rogan)一起抽大麻,引发众人关注。

许多CEO似乎并不注重管理外界观感。但是,这会如何影响他们公司的市值?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们进行一项研究,调查市场对CEO的个性有何反应。我们的广泛假设是,CEO身为公司对外人呈现的形象,别人能观察到他的各种倾向(例如,如何与媒体及证券分析师互动)可能会大幅影响投资人对公司的观感,因而会影响公司市值。而我们发现,外界观察到的CEO个性特质,确实会对公司股票的波动性(也就是风险)与股东报酬率带来重大后果。

在这项研究中,我们着重于所谓“五大人格特质”(Big Five)当中的三项,我们认为这三项会出现在CEO的行为当中,因此投资人会看得到。

这三项特质分别是勤勉审慎(conscientiousness):倾向展现小心谨慎、值得依靠、成就导向;神经质(neuroticism):倾向显得情绪不稳,包括展现较高程度的压力、焦虑、敌意,以及冲动和难以完成任务;外向(extraversion):倾向显得大方、善于交际,以及有雄心壮志、喜欢主导、寻求刺激。

另外两项特质是经验开放性(openness to experience)和友善(agreeableness),但我们认为外部人士比较不容易看见这两项。

我们开发出一套机器学习演算法,用来预测标准普尔(S&P)1500指数企业CEO的五大人格特质。训练演算法的方式,是先为约200位标准普尔1500指数企业CEO的人格特质评分(由经过训练的心理学博士生观看CEO的影片,然后为他们评分),接着与他们在季度法人说明会问答时间向股票分析师所说的内容做比较。接下来我们把这套演算法应用到更大批的逐字稿,预测从19932015年间3000名标准普尔1500指数企业CEO的人格特质。我们也控制了可能影响我们研究结果的多项变数,包括CEO、公司及产业的多种不同特质。

我们使用这种方法之后发现,CEO被观察到的勤勉审慎、神经质及外向的程度,会显著影响他们公司的股票波动性,也会影响到“风险升高而带来较高股东报酬率”的可能性。CEO勤勉审慎程度较高的公司,通常股票波动性较低,但在风险升高时能带来更高的股票报酬率。

相对地,CEO较神经质与较外向的公司,通常股票波动性较高,但比较不能在风险升高时提高股东报酬率。其实,如果CEO很外向,公司股票的风险与股东报酬率是呈现负相关。

正如所有的档案研究,根据我们的研究结果仍很难明确指出因果关系。投资人在评估某家公司时,除了观察到的CEO人格特质之外,可能还会考量许多其他因素。然而,这方面的相关性实在太明显。在我们的样本中,可以看到以下的效应:

ü 较勤勉审慎的CEO(相对于较不勤勉审慎的CEO),公司平均股票风险低了2.59%,而且在风险提高时,公司报酬率会高出3.83%;而对于CEO较不勤勉审慎的公司,风险会导致报酬率减少1.70%

ü 较神经质的CEO(相对于情绪较稳定的CEO),公司股票风险平均高出2.04%,而风险提高时不会为公司带来任何报酬;但在CEO情绪较稳定的公司,风险会导致报酬率提高2.68%

ü CEO如果较外向(相对于较内向的CEO),公司股票风险平均高出2.40%,而提升的风险会使公司的报酬减少3.30%;相较之下,CEO比较内向的公司,报酬会提高5.43%

在金融市场上,每一个百分点都很重要,因此,任何一个特质就足以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这对公司及投资人来说都很值得注意。举例来说,我们样本中的企业平均市值大约是70亿美元,报酬率只要相差2%5%,就会影响公司价值提高或减少1.4亿至3.5亿美元。

我们的研究显示,主管和董事应注意少数几个领域。首先,虽然企业界愈来愈常有人说领导人应该要“真实”,但我们的研究显示,妥善管理CEO给人的印象才是明智的做法。在某种程度上,CEO的怪异行径可能是他们竞争优势的一部分,但若未能适当管理形象,长期可能会损及价值创造。

以埃隆·马斯克的情况来说,他并不在我们的CEO样本里,但他曾公开承认自己很冲动(神经质倾向的一种),而他的公司特斯拉在过去几年间出现过极高的股票波动率,不过几个月前,更曾出现股票史上的最高隐含波动率。过去几年,特斯拉也在为股东带来收益方面碰到困难,过去八季有五季呈现亏损。虽然这些趋势可能是多项因素共同造成的结果,但精明的主管可以把马斯克在公共场合狂放的行径当作借鉴:“真实”有可能从对公司有益,变成可能损害公司价值。董事会如果能确保公司主管在公共场合自我节制,应该会对公司有利。

第二,在挑选CEO人选的时候,董事会应该要认识到,人格特质可能会影响CEO担任公司外在形象代表的成效。当然,董事会应该高度重视勤勉审慎,而大概不须多言的是,董事会在挑选新任CEO时,应避免太过神经质的CEO。但也很重要的是,应小心外向的候选人。领导力研究已有很多证据显示,相较于内向的人,外向的人更频繁、也更快晋升到组织里的较高层级。目前仍不清楚这是因为外向的人真的是更好的领导人,或者他们只是被认为是更好的领导人,只因为他们具有个人魅力。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在风险管理及价值创造方面,较外向的CEO实际上成效可能不如较内向的CEO。因此,董事会在挑选新任CEO的时候,也应注意不要根据外向与否来判断某个人选的潜在成效。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