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摇滚巨星马斯克:死前要成功上火星
作者:林宗辉
2020-05-16
摘要:Satellite2020是全世界最大的太空与卫星展,不只揭露最新卫星技术,还引领全球太空产业发展,是全球卫星产业的重要指标。今天我们一起来直击SpaceX的CEO马斯克的···


当新冠肺炎肆虐全球造成疫情日趋险峻,各国纷纷取消重要会展之际,全球规模最大的Satellite2020太空卫星展不仅照常举行,而且有超过上千名观众,就算担心疫情而减少参访其他摊位,也一定要等待某位重量级人士的演说,而且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魅力,让大家无惧疫情也要听他说话?答案是SpaceX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除了马斯克的演说,作为全球最大的太空与卫星展,在华盛顿举办的Satellite一直都扮演着全球卫星产业的领头羊,不只揭露最新的卫星技术,也宣示太空商机发展方向。

 

全球卫星产业盛会

Satellite揭示未来太空商业方向

马斯克在演说的大会堂中,挤满了上千名听众,没有什么阻挡得了粉丝们前来一睹马斯克的风采,就算是新冠病毒也是一样,即使马斯克足足迟到了将近半个小时,也没有任何群众鼓噪,大家都心甘情愿的等待这位科技摇滚巨星的到来。

关键在于,今年会展上最大的关注亮点,就是低轨卫星的应用;而近年来全力推动低轨卫星、一手催生Starlink计划的马斯克现身会场,自然成为会展上的重头戏。大家都很好奇,低轨卫星将会为通讯市场带来哪些革命性的影响?

什么是低轨卫星?简单来说,就是高度在100-2000公里的卫星。根据马斯克的构想,Starlink计划将利用数万颗低轨道通讯卫星,在天上串起巨大网络,然后通过在地球各地架设类似基地台的接收站,接收来自卫星的网络宽频讯号,再发送到各个通讯工具如手机,提供通讯网络服务。

 

聚焦低轨卫星

未来五年将有两万颗进入太空

相较于传统光纤网络存在牵线与线路维护问题,卫星接收的接收站可以设置在任何地方,打破地形、地貌的限制,服务范围更无远弗届。简单来说,未来低轨卫星将取代现有的光纤骨干架构。

虽然马斯克强调,目前Starlink仍偏向与传统电信业者合作,优先补足传统光纤骨干覆盖的不足。毕竟,地面接收站的建设仍需要时间,从地面接收站到手机这端,还是需要走传统的手机网络,也就是走4G5G或未来的6G等通讯协定。

但市场认为,未来技术成熟后,让更多5G6G的骨干网络改走Starlink,是极有可能的事。

马斯克为什么要发展低轨卫星通讯?根据Internet World States统计,截至20176月,全球仍有近半的人口无法连上网际网络,面对如此广阔市场,近年来波音、空中巴士、亚马逊、谷歌、脸书、SpaceX等高科技企业纷纷投资低轨卫星通讯领域,目标是实现全球网际网络覆盖,若这些方案得以实施,未来五年内将有超过两万颗低轨卫星进入太空。这也意味着未来市场的巨大商机。根据摩根士丹利在2017年发布报告,推估2040年太空产业将增长至1.1兆美元的规模,相较起现在约三千亿美元的规模,足足大了近四倍。

美林在同年也发表了对太空产业的看法与预估模型,预估产值在2050年更将达到三兆美元;至于瑞银在2019年底的最新预估,则是认为2030年可达七千亿美元的规模。

 

市场增长力惊人

低轨通讯卫星产值将达四千亿美元

三家预估的数字虽然有不小落差,但有个共通点:未来低轨通讯卫星的产值增长曲线将非常惊人。其中,摩根士丹利预估,2040年时,光是低轨通讯卫星相关产值,就将达到四千亿美元,是带动整体太空产业产值成长最重要的关键。

记者直击Satellite活动,发现目前美国发展的低轨通讯卫星主要以SpaceX为核心。例如,谷歌在论坛中主持了一个移动卫星协会的午餐会议,未来的低轨卫星计划就将与SpaceX合作;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找来SpaceX共同讨论未来太空政策的制定,以及轨道垃圾的处理,希望通过有效的资料共享,来减轻轨道碎片对太空活动的影响。

毕竟,SpaceXStarlink最积极的低轨卫星布建计划。马斯克预估今年就可以开始有限度的服务,完整规格网络速度与全球服务,则要等到一万两千颗卫星全部发射完毕。

 

马斯克的盘算

SpaceX瞄准每年三百亿美元的商机

目前SpaceX一次的火箭发射可以搭载六十颗卫星,若以2020年发射24次来估算,要建构完整网络,大概需要花十年的时间。这让不少人怀疑,可能会来不及在时限内完成。

但马斯克已在研发更大型的火箭,其中一款实验中的型号可一次运载550吨的重量上太空,其运量是现有Falcon9火箭(目前能载运六十颗卫星,约等同于23吨)的20倍以上,该款火箭预计在今年试射;若能顺利取代Falcon9,理论上,一年就可以载运超过三万颗卫星上轨道。

当然,马斯克花这么大的工夫,不是只为了一般的通讯服务上。事实上,作为取代光纤的骨干网络,Starlink有其庞大的商机存在。其优于光纤网络的频宽或者是超低延迟优势,都是Starlink在商业或军事应用极为重要的原因之一。

举例来说,很多股票交易机构都会利用所谓的高频交易来赚取利差,这是利用网络先天的不对称与延迟问题赚钱的一种方式,高频交易机构多半会自己兴建光纤网络,和交易中心最近的网络节点连线,但低轨卫星网络的延迟更低,更适合这类交易行为的发展。

而在军事应用方面,美军已与Starlink进行早期的卫星网络试验,美国军方可能会以客制化的卫星设计为主,而不会与商用卫星网络混用,这方面的业务合作目前也正进行中。

根据马斯克自己的说法,服务正式开通后,预估一年可为SpaceX带来三百亿美元的收入。对Starlink来说,不论是高频交易或者是军事需求,都是高附加价值的客制化服务,随着提供的服务项目愈来愈多元化与专业化,也意味着马斯克现在的巨大投资,未来更有回收的机会。

 

马斯克发豪言壮语

死前要成功过上火星

21世纪改变汽车产业的特斯拉(TeslaCEO马斯克,在太空领域也掀起了另一场颠覆传统想象的卫星与网络革命;他通过SpaceXStarlink计划小组,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要改造全球的网络生态。

然而,数万颗卫星上轨道还是前所未有的惊人之举,影响层面非常广,引起不少包含业界与学界的质疑;因此,马斯克出席了Satellite2020这个美国最大的卫星技术大展的开场,这次他不谈最新技术趋势,而是回答大众的疑惑。

当马斯克身穿皮衣、带着一贯的疲惫倦容走上舞台,听众还是给予热烈的欢迎。

不是取代5G,互补创造更大商机

Starlink预计要发射数万颗卫星上轨道,天文学家都担心这些卫星会影响天象的观测工作,甚至未来的天空再也分辨不出星座,可能都被这些卫星占据了。

对上述担忧,马斯克则认为,Starlink卫星从第二批之后就已经强化外表的涂层,使其更不易反射光线,虽然预计发射数量庞大,但绝大多数时候星空观测者都不会察觉天空有任何不寻常的地方,我们一直和专业天文观测者沟通,并寻求解决之道,如果有人抗议,我们就会想办法解决,但我很有信心目前的作法就能够解决大部分问题。

通讯产业有一个议题被广泛关注,如果Starlink建构了这么庞大、且频宽极高的卫星网络,是否会自己投入经营电信事业,取代传统电信业者?

Starlink可以帮助网络服务拓展到更偏远的地方,解决目前电信业者最难解决的布线与成本管理问题,同时也能拓展更广泛的商业应用。至于在都会地区等人口密集的地方,传统5G还是有其优势,Starlink也无意取代现有5G,而是会作为互补的形式存在。与我们合作,可以带来更大的商机。

只要不破产,就是卫星产业纪录

投资市场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Starlink会不会独立上市。由于SpaceX总裁兼运营总监曾提出将Starlink拆分成一家公司独立上市的构想,让市场充满期待。

低轨通讯卫星玩家到目前为止,全部都遭遇破产的命运,包括比尔·盖兹二十年前投资的Teledesic,以及最近才进行破产重组的Iridium公司,都难逃经营不善的结果。Starlink现在的最大努力方向,是为这个产业创造一个不会破产的新纪录,除此之外,并没有考虑太多。

很多人质疑为什么下一代火箭要使用不锈钢,而不是碳纤维等复合材料。是有什么困难或考量?

能否快速研发与制造是Starlink最关心的一点,为了要达成每天三班太空航运的终极目标,必须要打造大量的太空飞船,如果使用复合材料,一来强度或耐温能力可能有疑虑,二来会大幅延长打造太空船的时间,最终使其目标难以达成。

根据Starlink的规划,未来星际飞船运营时,从一次任务结束到启动下一次任务的准备时间仅需要一个小时,基本上就如同现代的商务客机航班一样。

马斯克表示没有耐心等待那些耗时的复合材料设计,如果不加快脚步,那么去火星之前,恐怕自己就已经老死了,而他不想这样。

他最大愿望是,大家都还能活着见到载人登陆火星实现的一天,不锈钢可以更快的帮助人们达到这个目标。

为什么要设计可重复利用的火箭?SpaceX为何要跳过月球直接上火星?火箭的可重复使用这个特性方面,是为了将来去火星所不可或缺的设计,重复利用可以大幅降低成本,希望能够把前往火星的成本降到更多人可以负担的程度。

至于为什么没有上月球的规划这个问题,对我而言,上月球,或者是月球采矿等规划都是不必要的。用个简单的比喻,月球就好比你在穿越大西洋时遇到冰岛一样,你可以上去看看,但对你的旅程目标并没有太大帮助。

不止靠教育,太空产业续怀抱梦想

关于太空或卫星产业工作所需要的教育其实非常缺乏,这让想从事相关工作的年轻学生找不到方向,马斯克认为,知识就在那边,俯拾即是,你不用到专门的学府就能学到所有必要的知识。大学的最大价值,就是看出一个人能否在被赋予任务时完成工作,当你被赋予了一堆烦人的作业,然后你还能完成它,代表你有一定的责任心。除此之外,它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真正价值。

提及马斯克今年的目标,他表示,预计今年Starlink就会开始提供初步的服务内容,以及首次的载人星际飞船的轨道发射计划,要完成这些目标必须有很强大的动机,这并不只是因为出于对破产的恐惧,而是对未来的期待。

 

附录

这些大咖都加入低轨卫星竞赛

低轨卫星商机庞大,不只是SpaceX,包括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创立的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现在正推动Kuiper计划,同样是要发射庞大的卫星群上近地轨道,组建卫星网络。

贝佐斯在2000年创办了蓝色起源,蓝色起源比SpaceX更早地完成了火箭的回收再利用,比起后者,蓝色起源更注重私人太空旅行,曾在2017年年底就成功发射了载人太空舱。

贝佐斯曾表示,经营亚马逊只是为了赚足够的钱来发展蓝色起源,因此至今蓝色起源的运营资金,都是贝佐斯的个人投资。

另一家最大股东为软银的英国公司OneWeb公司也有卫星计划,只是规模比前两者要小很多,目前OneWeb在轨道上的12颗卫星,早在2016年就已经开始运营并提供服务,针对的客户以航空、航海、石油公司等业者为主,主要还是针对利基市场客户,投入运营第一年就已经创造了上亿美元的营收。

此外,脸书有发射低轨通讯卫星的计划,但目前进度仍不明朗,仅知道未来将发射约3000颗左右。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