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xo.com >> wswire.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世界经理人 > 牛津管理评论 > 管理书架 > 管理文库  
 
在牛津管理评论投放广告
 
卓越管理者的决策从哪里来
2005-08-31 10:20 来源: 作者:彼得·德鲁克
 摘要:

    有效的决策应着眼于最高层次的观念性的认识:先透彻地思考该决定的是什么,然后研究制定决策应采用的原则。

  只要一提到彼得·德鲁克的名字,在企业的丛林中就会有无数双耳朵竖起来倾听。德鲁克教授的著作《卓有成效的管理者》,不仅对管理者的概念进行了重新界定,而且奠定了从行为角度研究管理者的现代领导学的学科基础,成为全世界管理者、学者奉为圭臬的经典。机械工业出版社引进该书中文版之际,授权本刊选编其精华部分,先睹为快,以飧读者。

  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做的是有效的决策。

  他们的决策,是一套系统化的程序,有明确的要素和一定的步骤。我们常常读到有关决策的著作,然而管理者决策时实际采用的程序,与那些著作讨论的程序几乎完全不同。

  有效的管理者不做太多的决策。他们所做的,都是重大的决策。他们重视的,是分辨什么问题为例行性的,什么问题为策略性的,而不重视“解决问题”。他们的决策是最高层次的、观念方面的少数重大决策,他们致力于找出情势中的常数。所以,他们给人的印象,是决策往往需要宽松的时间。他们认为操纵很多变数的决策技巧,只是一种缺乏条理的思考方法。他们希望知道一项决策究竟涵盖什么,应符合哪种基本的现实。他们需要的是决策的结果,而不是决策的技巧;他们需要的是合乎情理的决策。

  有效的管理者知道什么时候应依据原则做决策,什么时候应依据实际的情况需要做决策。他们知道最骗人的决策,是正反两面折中的决策,他们能分辨正反两面的差异。他们知道在整个决策过程中,最费时的不是决策的本身,而是决策的推行。一项决策如果不能付诸行动,最多只是一种良好的意愿。

  最有效的决策人贝尔的4项“战略决策”

  在美国商业史上,有一位不大为人所知的企业家,其实也许是一位最有效的决策人。他就是20世纪初美国贝尔电话公司总裁费尔。费尔担任该公司总裁,是在1910年之前,前后将近20年。在这段时期中,费尔创造了一个世界上最具规模、成长得最大的民营企业。

  电话系统应该民营,在今天的美国看来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在世界发达国家的电话系统中,只有贝尔公司经营的北美洲(包括美国和加拿大的魁北克和安大略两省)不是由政府经营。尽管享有垄断,而且原有市场也已饱和,但是作为一家公共事业公司,能经得起风险并能在风险中飞速成长的,只有贝尔公司。

  贝尔公司为什么能有这样的成就?绝非由于幸运,也绝非由于所谓“美国人的保守作风”。主要的原因,在于费尔担任该公司总裁将近20年之内,做了4项“战略决策”。

  起初,费尔看清了一个电话公司如果想保持其民营形态,自主经营,必须有突出而与众不同的局面。当时,欧洲各国的国营电话公司都经营得很稳健。费尔想,贝尔如果也认为“平安就是福”,那是靠不住的,迟早难以避免政府的接收。他认为仅采取防守政策,最后结果肯定是失败,防守政策将麻醉管理层的创造力。因此,费尔有了第一个重要观念:贝尔公司虽是民营企业,但是应该比任何政府机关都更加照顾社会大众的利益,而且更为积极。出于这样的考虑,费尔做出了第一项大决策:贝尔电话公司必须预测并满足社会大众的服务需求。

  所以,费尔提出了“为社会提供服务是公司的根本目标”的口号,还制订出了用以衡量管理人员及经营水平的统一尺度,用以衡量服务工作的好坏,但他从来不强调利润完成的情况。经理只对服务情况负责,至于公司的管理和资金的筹集,那是公司高层的任务,他们要负责把公司的最佳服务转化为适当的收益。

  与此同时,费尔还有一项新认识:一个全国性的电信事业,绝不能是传统的自由企业,他认为如果想避免政府的收购,惟一的方法便是所谓的公众管制。所以,一项有效、公正和有原则的公众管制,是符合贝尔公司利益的,而且事关公司的存亡。

  所谓公众管制,在当时的美国虽然不是个生疏名词,但在费尔提出这项结论时,公众管制并无力量。当时企业界坚决反对,法院也不支持,所以有关公众管制的法律条文无法实施。

  费尔却决定把实现公众管制作为贝尔公司的目标。他将这一目标交付各地区的子公司总经理,责成各子公司设法恢复各管制机构的活力,倡导管制及等级审定的观念,以期能有公平合理的公众管制,一方面确保公众利益,同时又能使贝尔公司顺利经营。

  费尔的第三个大决策,是为公司建立了贝尔研究所,并成为企业界最成功的科学研究机构之一。他的这项决策,也是以一个垄断性民营企业必须自强不息才能保持活力的观念为出发点。

  在费尔看来,一个垄断性的企业虽然没有对手,但是应该以将来作为对手。电信事业以技术最为重要,有无前途,都视其技术能否日新月异。贝尔研究所就是在这一观念下成立的。老实说,贝尔研究所绝不是企业界所设立的第一个研究机构,但却是第一个以更新现有产品为己任的研究机构,尽管那些产品当时收益还不错。

  贝尔研究所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正式成立时,确是当时企业界的一项令人迷惑的创新。即使在今天,恐怕也没有多少人能了解所谓研究,其实是“旧世界的破坏者”,和“今天的否定者”,目的是创造一个不同的明天。大多数研究机构都进行的是防御性研究,但求能维持“今天”,而贝尔研究所一开始就放弃了防御性的研究。

  最近10多年来,费尔的观念已由事实证明了其正确性。贝尔研究所第一步发展的通信技术,已使整个北美洲成为一个巨无霸的自动通信网。后来更发展到连费尔本人也没有梦想到的领域中了,例如电视节目的转播、电脑资料的传送,以及通信卫星等等,都是最近几年成长最快的通信技术。今天种种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包括信息处理的数学理论,以及诸如晶体管、电脑逻辑设计等等的新产品及新方法,大部分都得归功于贝尔研究所之首开其端。

  在费尔任期的最后阶段,他又做了第4项重大决策。那已是20世纪20年代之初了,他开创了一个大众资本市场。这项大决策的出发点,依然是为了要贝尔公司作为民营企业继续生存下去。

  许多企业之所以被政府接管,多半是由于无法取得所需的资金。在1860年至1920年间,欧洲的许多铁路公司被政府接管,主要就是由于这个原因。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通货膨胀期间,欧洲大陆的许多电力公司也是因同样的原因被政府接管。当时各公司在货币贬值的情况下不能提高电费,结果弄得虽然有心改善经营,可是却无法筹措资金。

  费尔做这项大决策时,他本人是否已看了这个问题,现已无法查证。不过,他确实已经了解到贝尔公司需要大量资金的供应,而这些资本又不能从当时的资本市场取得。20世纪20年代的资本市场只是投机者的市场,当时许多公用事业尤其是电力公司,都曾经设法发售股票,以期吸引投机者。他们组成了控股公司,设法使公司普通股具有较佳的股息,但公司所需的营运资金,仍要按传统方式从保险公司之类的金融机构来获得。费尔认为,把企业的资金来源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风险是很大的。

  费尔的构想,是发行一种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普通股。但他设计的这种股票,与当时的投机性股票完全不同。他的设计着眼于社会大众,尤其是当时新兴的所谓“莎莉姑妈”的中产阶层的主妇。“莎莉姑妈”手头拥有游资,想投资,却担不起风险。费尔设计的AT&T普通股,正是针对“莎莉姑妈”的意愿:这种股票股息有保证,完全符合她们的需要。而且,这又是一种普通股,能享有资产增值带来的好处,还可免于通货膨胀的威胁。

  当然,这并不是说费尔创造了“莎莉姑妈”。这只是表示他诱导当时的“莎莉姑妈”成为投资人,动用她们的储蓄,符合她们的利益,也符合贝尔的利益。这一决策使贝尔在近50年来,一直有充裕的资金来源。直到今天,AT&T普通股仍旧是美国和加拿大中产阶层投资的对象。

  而且,费尔也设计了自己的一套实施办法。那些年来,贝尔公司一直没有依赖华尔街,而由公司本身成为股票的承兑人和包销人。当初费尔的财务助理季福特是这一制度的主要设计人,在后来他接替费尔出任贝尔公司的总裁。

  费尔的4项重大决策都是有针对性的,都是为了解决公司和他当时所面临的问题。这些大决策的思想,充分体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有效的决策:解决问题时都着眼于最高层次的观念性的认识。先透彻地思考该决定的是什么,然后研究制定决策应采用的原则。换句话说,决策不是为了适应当时的临时需要,而是战略性的考虑。

关键词:            

  评论 文章“卓越管理者的决策从哪里来”
1、凡本网注明“世界经理人”或者“牛津管理评论”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经本网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世界经理人”或者“牛津管理评论”,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凡注明“来源:xxx(非本站)”作品,不代表本网观点,文章版权属于原始出处单位及原作者所有,本网不承担此稿侵权责任。
3、欢迎各类型媒体积极与本站联络,互相签订转载协议。
4、如著作人对本网刊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于知道该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联系本网,否则视为自动放弃相关权利。
5、联系我们:contact@icxo.com;投稿邮箱:article@icxo.com,欢迎赐稿。
相关阅读
 “老白领”的外企生涯心经
 修炼自己三要诀
 用幽默提升你的领导魅力
 管理的“德”与“得”
 解脱痛苦的38种方法
 成功职业经理人28个好习惯
更多精彩,请访问牛津管理评论(oxford.icxo.com)首页